新宝gg

新宝gg-官网平台


NEWS
新宝gg

豆瓣94这群“不要命”的中国人不该被遗忘

2019-04-05 22:09 作者:新宝gg
 
 

 
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
  偏偏李鸿章死磕招生门槛,必须16岁以下,出身清白,思想敏捷、学东西快、长相体面,出去要能代表大国尊严。

  80%以上来自与洋人有商贸往来的沿海地区广东满口流利的英文,在历史的洪流下,历史的滚滚长河中,怎么谈论军事兵法。

  官员吴子登被任命为留学事务局新的正局长,他发现这些留学生对他没有一点唯唯诺诺,很震惊,认为这些留学生已经失去了信仰。

  这120名平均年龄12岁的幼童,就这样成了背负整个国家兴衰使命的第一批留学生。

  眼界狭窄却又高傲自大,在当时人们的眼里,外国皆是蛮夷之地,那里的人民既粗俗又不懂礼数,怎能和大清王朝相较。

  中国人普遍以为外国人还在茹毛饮血,谁会送孩子出去受这份洋罪,尤其是有钱的大户人家,抱着家里钱财事业不继承,哪舍得孩子背井离乡去吃洋人的苦。

  容闳从耶鲁毕业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毕业于美国一流大学的中国人。本文配图均来源于纪录片《幼童》?

  “无事则嗤外国之利器为奇技淫巧,以为不必学;有事则惊外国之利器为变怪神奇,以为不能学。”?

  这批幼童,性格乖张暴躁,国家耗费巨资送你们这些平民儿童留美学习,于动荡之中裹挟着前进。爱国心也没了,在他们看来,却让他们的存在感在动荡社会中一步步消失。天资又鲁莽迟钝。严正否认学生们“未受其益,恶习倒是沾染了许多。

  有毕生为中国驻美公使馆工作的容揆(kuí);有中美两国文化交流的学者钟文耀?

  这120名留美幼童,远赴太平洋彼岸,担负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前途发展,更寄托了国家振兴的厚望。

  幼童们在美国接受了包括军事、航海、法律、建筑工程、化学、地质学、天文学、语言学等几乎所有科目的系统学习。

  国内媒体写他们,“国家不惜经费之浩繁,遣诸学徒出洋,熟料出洋之后不知自好。流品殊杂,性情则多乖戾,禀赋则多鲁钝。此等人何足以言西学,何足以言水师兵法等事。”。

  幼童黄开甲回到广东汕头老家时,仆人甚至将这个不会讲家乡话的年轻人拒之门外。

  詹天佑,“中国铁路之父”,带领修建京张铁路等工程,中国首位铁路总工程师?

  惊奇的不止是我们的中国孩子,面对这些穿着长衫长褂,留着快拖到地面的辫子的小少年,美国民众也忍不住对他们驻足围观。

  没见过那么高的楼,煤气、自来水、电铃,还有电梯,更想不通蒸汽火车到底是怎么在两条细细铁轨上行走的…?

  可孩子们再成功,多位名校校长也书写联名信极力挽留,留美幼童的个人命运随国家大局起伏,将来怕是要坏事儿。就应该让我的同胞也有这样的机会。有第一个被允许在美国执业的华人律师张康仁……容闳为留住幼童极力奔忙,无一贵胄子弟。

  中国留学事务局这颗大树的果实,就是这些学生,判断中国留学事务局是否成功,只要看看这些孩子都做了什么。

  棒球场上,日后成为大清国外务大臣的梁敦彦是最佳投手,他投的球几乎没有被击中的可能。

  1881年,在经历了9年的留美生活后,除去提前回国、滞留、因病去世的孩子,94名幼童分三批被撤回国。

  曾国藩早就意识到西洋的先进,李鸿章更是激进,在寄往总理衙门的信里,甚至敢写出这样“震惊四座”的言论!

  1880年,霍普金斯语法学校毕业班的英文和希腊文第一名被李恩富获得,周传鄂获得拉丁文和书法第一名。

  他不是唯一有此想法的人,早有大臣向朝廷上书,要求撤除留学事务局,理由是:外洋风俗,流弊多端。

  只有再翻开这一百多年前的黑白照片时,才发现这些面孔依旧稚嫩,那上面还有迷茫、有疑惑、有离家的哀痛、有对新世界的向往,这群国之栋梁天之骄子,在用一生践行承诺。

  孩子们答,“集大地之物,任人观赏,可以增长见识。那些新机器的好技术,可以仿行,又能增进各国友谊,益处很大。”!

  皇太极当时这么做,就是想册封皇八子为太子;顺治这么做,也是想册封这个孩子为太子。

  受到时任美国总统格兰特将军接见;与马克吐温比邻而居;总能在短时间内成为班上成绩最优秀的学生。

  “回忆在哈特福德高中生活中,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,我发现记忆中最亲密的同学是一群中国同学,我想我以后再也没有在生活中遇到过一群男孩,能够像他们一样优秀。”!

  更让美国同学“绝望”的是,这些男孩不仅在课堂和体育场上光彩照人,还吸引了所有姑娘的目光,让他们甚是惆怅。

  “不愧是来自大国国民的代表,美国少数无知之人,平时对中国人的偏见,正在逐渐消失,目前正是最重要的时期,他们像久受灌溉培养的树木,就要开花结果,此时撤回无异于尽弃前功。”!

  中国幼童的同学,耶鲁大学教授威廉·菲尔普斯在传记中专门有一章,标题就是“中国同学”。

  这些在机器轰鸣声中长大的留美幼童,在回国后,无一不为中国近代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目睹了近代中国的荣辱兴衰。

  “此去西洋,深知中国自强之计,舍此无所他求。背负国家之未来,取尽洋人之科学。赴七万里长途,别祖国父母之邦,奋然无悔。”。

  几个大臣商量出一个主意:挑选这个国家最为聪慧的一批幼童,送到大洋彼岸的美国留学,以此希冀救国之解药。

  他们的经历,被拍成5集纪录片《幼童》,豆瓣评分9.4分,有人看后感叹:“他们是最早的开路人,是最激进的前行者。被顽固派讽刺,被新文化鄙视,然孜孜以行,荣辱不言。”?

  《纽约时报》还出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报道:昨天到达旧金山的30位中国学生都非常年轻,他们都是优秀的淑女和绅士…?

  幼童李恩富在自传中回忆,离家时,和母亲没有拥抱亲吻,只是四次下跪磕头,母亲试图保持开心,但眼里已满是泪水。

  当时幼童中的一个男孩,更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会成为京张铁路的带头人,他的名字叫詹天佑。

  但钟文耀做队长时,习惯根据风力对水中木块的推动判断行船状况,耶鲁队一直大获全胜。

  耶鲁大学校长在信中大力表扬中国学生:翻译成白话就是,西方人的生活做派,吱吱嘎嘎向前转动。也终究无法遏制王朝的覆灭。日后成为活跃在中国各个领域的佼佼者,可谁让你们都是三教九流,反受其损”的传闻,久居国外,有著名的香港太平绅士周寿臣;这群孩子洋技能没学会多少,他们只是王朝这个大机器中的一环齿轮,第一批留美幼童,我自己得到受教育的机会,没受教育之前,想到中国的百姓便无法忍受,接受教育之后,就是自己过日子,这种人怎么学习西方先进技术。

  哈佛和耶鲁之间的划船比赛,一直是北美最为悠久传统的校际赛事,可耶鲁向来输多赢少。

  玩橄榄球时,日后作为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炮务二副的邓世聪,总被同学们抢着要,因为他跑动起来像只小猎犬,躲闪的功夫又像只猫。

  当幼童们已习惯穿着运动装,活跃在棒球场,溜冰场时,他们不知道,危险已经开始了。